您的位置 首頁 今日社會

12歲少女遭性侵兩度懷孕 是什么讓女孩被一種罪惡再次傷害

  事件觀
  是什么讓女孩被一種罪惡再次傷害

  信宜市地處粵西,是著名僑鄉,三五層的農民自建房林立。這里有“中國慈孝文化之鄉”的美譽,加之山水秀麗,本是一處美麗的地方。

  在這樣美的地方卻發生了件丑陋的事。根據媒體報道,12歲的智障少女小文兩度遭性侵、兩度懷孕、兩度做流產手術。

  一個上六年級的女孩,也許會為選卡通貼紙而為難,也許渴望一條粉色的裙子,也許被輔導班折磨,小文卻被一連串她不懂的事情折磨,還連續兩次重重墜底。

  在反復掉入深淵之前,理應有大大小小的網攔住她的身軀。事實是,這些網無論脆弱如絲,或堅如鋼鐵,都沒有承受住一個12歲的身體。

  小文生活在信宜市北郊,破敗的磚房夾在樓宇之間。上六年級的她智商測試只有34分,今年3月中旬,小文兩個月沒來月經,小姨帶她去醫院檢查,才知道她已懷孕9周。她的描述凌亂破碎,說在家附近的小巷和學校廁所里,有五六個壞人“作奸”,一個是老人,另一個人手“斷了”。

  悲劇僅過去半年,10月24日,小文又被查出已懷孕5周。她稱,一個瘦瘦高高、劉海很長的男人帶她到1公里外的草叢。在香蕉樹下她被性侵。

  她并不能理解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么。第一次流產手術后,她對家人說,有點疼,想喝娃哈哈,想吃水果;第二次,她請求陪護的三姨親她一下,抱抱她。

  在極少下雪的南方,小文的遭遇比任何一場寒潮都刺骨。疑問像雪花一樣在周圍人的眼里茫然閃爍,悲劇何以一再發生?

  作惡的人當然該罰。第一次報案后,警方帶走3人,與流產的胚胎比對DNA,未找到匹配對象。其中一個82歲的老人承認對小文有性侵意圖,存在猥褻行為,但警方“未掌握充足證據,并考慮到老人的年紀很大,對其采取了監視居住”。

  嫌犯尚未抓到,小文卻先遭報復。她流產后,家人把她關在家里“保護”,家屬說,一次家中無成年人,手部有殘疾的被指認對象找上門來,把小文打了一頓。

  保護當事人的“法網”短暫失靈了,第一起案件未見結論,第二起性侵又找上門來。那天媽媽回了娘家,小文下午扔垃圾時跑了出去,當晚11點多才回來,家人猜測,悲劇在這期間再次發生。

  家人指責警方“前期不夠重視”。他們等了20天才帶著孩子去做人流,似乎沒有別的辦法了,只能用小文的肚子引起足夠的重視。

  相關法律規定,強奸未成年人和智障人士,必須從重處罰。信宜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回應說,該事件比較特殊,小文是智障人士,提及的一些零碎細節讓人存疑,這給案子的偵辦帶來了相當大的難度。小文二度懷孕時,茂名和信宜兩級公安機關已成立專案組,作并案處理。目前,警方擴大了排查范圍,“并敦促違法犯罪嫌疑人盡快投案自首”。

  在揪出“真兇”之前,人們很容易責備小文的父母,知道孩子智力有殘疾,為什么不盡到監護人的責任呢?來自家庭的第二張網也破碎了嗎?

  在那兩間矮房里,住著一家四口。小文的爸爸和媽媽也存在智力缺陷,聽不懂普通話,不會取錢填表,有三等殘疾證。哥哥比小文好些,但患有同樣的疾病,輟學后一直到處瘋跑。

  記者來家里采訪時,爸爸媽媽只會簡單應答,小文在一旁安靜聽著,有時笑著仿佛在聽別人的故事。這家人的生活靠低保、殘疾補貼和母親種菜、父親做搬運支撐。父母的雙手能為孩子掙得一日三餐,卻不一定足夠有力去抵抗撲向孩子的罪惡。

  小文自由落體般繼續下墜,她的親人希望社會救助能擔起第三張網,很可惜未能如愿。法律條文寫著,未成年人的父母無法監護時,由其他親人代替,當這個“人”也缺位時,監護人由民政部門擔任,也可以由居民委員會、村民委員會擔任。

  第一次噩夢來襲時,小文的家人曾向社區居委會求助。社區書記告訴記者,當時也沒想到要去報告婦聯及上級,以為有派出所介入就夠了。

  社區婦女主任則表示,自己是通過派出所才知道小文被性侵的,之后她曾多次在小文身邊陪伴護送,還送她回家。

  整件事情像倒地旋轉的啤酒瓶,瓶口不知指向哪里。每一張“網”都覺得自己并無漏洞,最終卻被惡意擊穿。

  如今,當地婦聯正在幫小文準備材料,資助她到一所特殊學校就讀。在小文縫縫補補的童年里,但愿痛苦已經完結。

  在一張新聞圖片中,小文穿著桃紅色衣服。眼睛雖然打了馬賽克,但虎牙尖尖,笑容清晰,那是看上去最無憂的笑容。

  楊杰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【編輯:陳海峰】
中新網

版權所有者: 中新網

中國新聞網簡稱中新網,由中國新聞社主辦。中新社是亞洲上網最早的中文媒體。于1995年在香港上網。1999年1月1日,中新社北京總社開辦中國新聞網。 中新網以通訊社原創新聞資訊優勢見長,具有繁體與簡體版本,屬中央級重點、權威網絡媒體。

熱門新聞

新出特肖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