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頁 科技新聞

當快遞不再送貨上門,你習慣了嗎?|最后一公里|順豐|快遞

  來源:創業邦

  文 | 林翠萍   編輯 | 尹茗

  小區周邊快遞柜和驛站的存在,解決了用戶與快遞派件時間不同步的痛點,讓用戶不在家的時段,也能方便地接收快遞,而對于快遞員來說將快遞放在柜子里也能提高派件效率。作為快遞配送最后一公里的有效解決方案,智能快遞柜曾一度成為風口項目,京東物流、菜鳥驛站、速遞易、順豐豐巢、郵政易郵柜紛紛都在布局,搶占最后一公里的市場。

  但到今天,這一模式漸漸變形,在很多情況下快遞員并沒有征求用戶意見,不管收件人是否在家,直接把快遞放在快遞柜里,而后通過短信告知用戶提取碼,導致本應該享受送貨上門服務的用戶卻需要跑一趟。隨著快遞柜越來越多,用戶的使用體驗卻越來越差,最后一公里止步于快遞柜。

  而這背后或許是快遞公司和快遞柜玩家正在下的一盤“大棋”,有意通過快遞柜“培養”用戶自取的習慣,從而加入新零售最后一公里的爭奪戰。但作為最早布局最后一公里的玩家,快遞柜為何遲遲沒能攪動新零售市場?又能否玩轉新零售?

  1  

  自取習慣養成,快遞止于最后一公里

當快遞不再送貨上門,你習慣了嗎?|最后一公里|順豐|快遞

  “為什么明明在家卻把快遞放在快遞柜?”韓程撥通電話后,心中憋著一股無名火。

  這是韓程跟快遞員的第n次博弈。

  韓程居住的小區里,除了京東和順豐之外,其余的快遞一律不送貨上門,即便大件的物品也不例外。通常快遞員會直接發一個提取碼告知,讓其去驛站或快遞柜取件。甚至連順豐有時也向她發來“求助信息”:“由于本區域配送人員不夠,麻煩到XX自取快遞,希望能夠諒解。”

  如果是碰上雙十一這種派件高峰期,韓程或許還能接受快遞員“忙不過來”的理由,但自從她去年住進這個小區來,快遞就不再送上門過。

  關于為什么不送貨上門,不同快遞員給出的理由相當一致:因為小區不讓快遞車開進去。

“那為什么京東可以送貨上門?”

“人家跟物業有合作。況且人家賺多少,我們賺多少,哪能比?”快遞員則在電話那頭“訴苦”。

“可是這快遞真的很重,就不能破例一次送上門?”

“你也要想想我們的難處,這一片區的住戶都認識我們,我們給你一家送了,被小區里其他的人看見了,都會要求送,就破壞了‘規矩’。”

“……”

  韓程無法反駁。外面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,有些刺骨的冷,她無奈地披上加絨的家居服,穿上棉拖,戴上口罩和帽子,準備出門拿快遞。心里暗暗不爽。

  韓程的遭遇并不是個例。而快遞車不讓進小區或許只是快遞員“懶”的一個借口,記者在走訪中發現,即便在很多允許車輛自由進入的小區里,也存在用戶不被告知的情況下,快遞被直接投放到快遞柜的現象。且這種現象越來越普遍。

  李潔告訴創業邦,自己居住的小區是開放式的,車輛可以隨意出入,但每次也是直接被通知到快遞柜或小區里有跟快遞員合作的便利店/水站里取快遞。

  有時候因為沒有注意到提取碼的短信,隔了兩三天去取快遞的時候,發現早先不知道什么時候買的一些生鮮已經完全壞掉了;甚至有一段時間她去便利店/水站取快遞時都被要求要付1塊錢的“安放費”。

  “后來投訴可能比較多,慢慢大部分件都放快遞柜了,只有一些大件會放便利店或水站,而錢可能由快遞員自己掏了吧。”李潔說。

  不止一位快遞員告訴創業邦,現在大部分小區都默認自取了,但用戶如果提前備注,或打電話要求送貨上門的話,會幫忙送的。

  雖然國家政策《快遞暫行條例》明確,快遞公司在使用快遞箱投遞快件前,應先征得用戶的同意。但現實情況是,隨著智能快遞柜的投放越來越多,快遞員為了省時省事,大部分沒有提前告知用戶,就默認把快遞放在快遞柜。

  從快遞公司和快遞員的角度來說,快遞柜確實提供了一個非常高效率的派送方案。

  一個快遞員每天可能要派200多件單,如果每家每戶配送,完全送不過來。而將快遞放快遞柜雖然要自己掏錢,但算下來,比如一個件掙1塊3毛多,放快遞柜可能花2-4毛多,雖然掙少了點,但效率卻提高了很多。

  而快遞柜本身也是電商物流的延伸產業,對于快遞公司/快遞柜玩家來說,投放了那么多快遞柜,如果不充分利用,這本身就是一種“浪費”。

  公開資料顯示,目前全國快遞柜數量大約有25萬個。近年來快遞柜數量增長非常快,從2014年調查的1.5萬個到2015年6萬個、再到2016年10萬個到2017年17萬個,且有報告預測,到2020年,全國智能快遞柜組數將達75萬,市場規模將近300億元人民幣。即便如此,還有新玩家想進來,今年3月,京東就宣布要大規模鋪設自營智能快遞柜。

  另一方面,這么多玩家入局快遞柜市場,也足以證明最后一公里終端的想象空間之大,不管是快遞公司亦或是電商平臺都不想放棄這塊大蛋糕。

當快遞不再送貨上門,你習慣了嗎?|最后一公里|順豐|快遞

  雖然快遞公司并沒有明確對外表示不送上門的規定,但無疑他們正試圖通過快遞柜的形式培養用戶自取的習慣。這無疑是一場跟用戶的心理博弈,一旦用戶自取的習慣養成,那么對于快遞柜玩家來說,快遞柜或許能成為他們加入新零售最后一公里戰爭的有力籌碼。而某種程度上,“節省下”快遞員的人力和時間成本,也可以幫助快遞柜玩家做更多最后一公里業務的延展。

  2  

  快遞柜玩不轉新零售?

  從外賣到各種生鮮、日用品30分鐘送貨上門,在新零售的大潮下,用戶已經漸漸習慣由“即時配送”帶來的便利服務。然而最早布局小區最后一公里的快遞柜玩家似乎正試圖打破這種“習慣”,重塑新零售戰局。

  那么快遞柜玩家能否攪動新零售市場?至少從目前來看,還長路漫漫。

  一方面,盡管隨著需求量增長,快遞柜市場規模仍有較大增長空間,但盈利問題仍是行業目前亟須解決的一道難題。

  快遞柜是個重資產重運營的行業。據了解,一個智能快遞柜的成本約為1.8-6萬元,但這還只是一個柜子的成本費,另外還要加上進小區、寫字樓等地方的租賃費、安裝費、耗損維護費等。算起來運營一個智能快遞柜的成本并不低,要想大范圍的投入并不是一筆小費用。

  而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一家智能快遞柜企業實現了盈利。目前行業的主要玩家有,豐巢、中郵速遞易和菜鳥驛站等,從公開數據看,頭部玩家虧損嚴重。速遞易2015年、2016年,公司連續兩年凈利潤為負值虧損嚴重;豐巢科技2017年虧損為3.85億元,負債超過12億元,2018年前5個月,豐巢科技的營業收入為2.88億元,凈利潤為-2.49億元;菜鳥驛站在2017年度凈虧損達2.90億元,其2018年一季度凈虧損為1.14億元。

  目前快遞柜行業的主要盈利方式是,廣告、快遞員付費與用戶超時費用。但由于快遞柜本身的廣告投放空間有限,快遞員投放每件2-4毛的費用,并不能帶來多少營收,遠覆蓋不了其成本。

  并且快遞超時收費已經引起了廣大用戶的不滿,前一段時間更是上了熱搜。從10月1號開始,由交通運輸部發布的《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辦法》開始正式施行,其中第25條明確規定,“智能快件箱運營企業應當合理設置快件保管期限,保管期限內不得向收件人收費。”

當快遞不再送貨上門,你習慣了嗎?|最后一公里|順豐|快遞

  因此快遞柜玩家也在探索更多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,尋求更多可變現的渠道和方法。比如通過培養用戶自取的習慣,從而探索新零售、生鮮柜、前置倉等功能的可能性。但具體如何做,從物流思維到零售思維,對于快遞柜玩家來說也許還要趟過很多的坑。

  另一方面,用戶又是否愿意買賬?

  雖然現在越來越多的零售玩家也開始提倡自取點提貨。對企業來說,這不失為一個降低物流成本的好方法。但是對用戶來說,這或許并不是一個足夠好的體驗。早先因為用戶沒有及時看到取件信息,貨物逾期未取,而造成一些時效性很強的東西過期,從而引發消費者投訴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
  此外,一旦用戶自取的習慣養成,難保企業后續為了盈利和減少成本,會取消送貨上門的服務,或者進一步提高配送費,這也是消費者所擔心的。

  對于用戶來說,其實更重要的是根據自己的需求決定是自取還是送貨上門,又或是精準到某一個時間點送貨上門。

新浪網

版權所有者: 新浪網

新浪網是新浪公司主辦的新聞門戶網站。主要提供網絡媒體及娛樂服務。新浪網以成為世界各地中國人的全功能網上生活社區為發展方向。新浪網為全球用戶提供全面及時的中文資訊、多元快捷的網絡空間,以及輕松自由地與世界交流的先進手段。 通過與國內外千余家內容供應商達成合作關系,新浪設在中國大陸的各家網站提供了三十多個在線內容頻道。新浪及時全面的報導涵蓋了國內外突發新聞、體壇賽事、娛樂時尚、財經及IT產業資訊等內容,匯聚各行業精英的新浪博客,以及優質獨家的寬帶互動視頻產品,更成為上億中國互聯網用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。2019年4月16日,北京市網信辦依法約談新浪網,PC端“新浪博客”和“新浪看點”平臺自行暫停更新1個月,對“新浪新聞”、“新浪博客”APP下架1個月,時間從4月17日15時至5月17日15時。

熱門新聞

新出特肖公式规律